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六章 如来金身-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下载

    回到房间,秦大智看着手中的《宝塔呼吸法炼体法》感慨万千,如果不知道这些口口相传的秘诀,得到了这本秘籍胡乱*,想想下场也不会比梅超风好到哪里去。

    秘籍开篇是呼吸法,呼吸法不过是最简单的呼吸吐纳之术,但却明确注明了呼吸吐纳之时需要配合观想法,每一丝灵气吐纳都需要经过观想的宝塔洗练,这样才能练出真正的宝塔法力。

    基础呼吸法*九叔早就传下,秦大智也勤奋*了一年,之前还在纳闷为什么自己没有修出法力,原来症结在这里,呼吸法需要配合观想法才能练出法力,

    仔细研读了一遍呼吸法的内容,秦大智牢牢记在心里,这些都是无数代先辈们的心血,每一句字都是关键,吃透了可以让自己少走很多弯路。

    读完呼气法篇,下一部分是宝塔练体术,虽是宝塔练体术,但却仅仅记载了一篇《如来金身》*,如何具体*的秘诀却是只字未提。

    《如来金身》名头在佛门*法门中稳居第一,并不是它多么高深、威力多么强大,它的名头是因为它的普适性和普遍性,佛门*者中有一大半的人*的就是这部法门。

    如来即为本来,这是一部佛门明悟自身打基础的*,内容不过三百余字,却把佛门如何清净自身,如何铸就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渡人、渡己琉璃金身表述的淋漓尽致。

    盘腿坐好,秦大智按照九叔所教,慢慢进入观想宝塔的状态。

    意识再次来到识海,秦大智看着识海中的一切,开始默诵《如来金身》。

    随着秦大智默诵《如来金身》*,佛门气息开始慢慢弥漫开来,一丝丝的佛道道韵慢慢被悬浮在心湖上的宝塔所吸收,宝塔发散的气息也开始发生细微变化。

    不知道诵念了多久,意识被身体传来的饥饿感惊醒,意识回归后秦大智发现心湖上的宝塔气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除了*万物永恒不朽的气息外,还产生了淡淡的佛门气息,宝塔也开始变得有些泛起琉璃色泽。

    看来过不了多产时间《如来金身》就可以刻入宝塔,而后就可以*出法力。

    秦大智的意识从识海中退出来,看看天色已到中午,到了做午饭的时候,还没感觉到时间流逝,就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真是修仙无岁月。

    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身体,秦大智去厨房做午饭去了。

    时间飞逝,一晃之下一旬过去,自从昨天四目道长离开义庄,没有了喜欢玩闹的四目道长,义庄再次冷清了下来。

    这十天里,秦大智不是打理义庄,就是*,终于在昨天把《如来金身》刻入识海里的宝塔之中,并且*出了第一丝法力。

    *出法力以后,秦大智感觉整个世界都变的不一样了,现在看世界,不仅仅是眼睛,更是用心感受到了万物散发的淡淡灵机,虽然仅仅是模糊的感应,但也打开了新的世界。

    *九叔知道秦大智不到半月便修出了第一丝法力,难得小酌了几杯,虽然嘴上没说,但是脸上的笑意就一直没断过。

    又过了几日,在秦大智大努力下,终于凑够九丝法力修成了一滴,识海中有一滴泛着紫金光芒的法力静静的躺在心湖底,多日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看着心湖上悬浮着塔身琉璃,丝丝紫金光芒闪耀的宝塔,秦大智满心欢喜,终于修成了第一滴法力,成为了炼气初期的修士,从今日起自己也有了降妖伏鬼的本事。

    等再积累一些法力,秦大智就可以练体了,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精气神三体共进,开始走上道途。

    *完,秦大智带着笑意打开房门,看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开始了一天的义庄生活。

    平淡无奇的日子过的很快,一晃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秦大智在这一个月里修出了十滴法力,终于可以使用法力炼体了。

    秦大智正想跟*九叔商量准备闭关几日,进行第一轮炼体,正在这时,远远的传来有人大喊九叔救命,秦大智心想来生意了。

    “秦小师傅,九叔在吗,这次有麻烦了!”李老头看着打开门的秦大智急声问道。

    “李叔,*在屋里!出什么事了?”李老头并没有搭理秦大智,而是越过秦大智匆匆忙忙的进屋找九叔去了。

    “九叔,这一次麻烦大了,有几个省城来的学生称我们不注意跑进吃人寺了!是普渡寺!这可咋办呀?”李老头看到迎出来的九叔急的直跺脚。

    “什么,有人跑进普渡寺里了!快带我去,大智你锁好门抓紧跟上来!”九叔一听有人进了普渡寺,抓紧招呼秦大智,带着李老头向着普渡寺的方向奔去。

    “好的*,我马上就跟上来,*要注意安全!”秦大智赶紧应了一声,还没说完九叔就带着李老头跑远了。

    秦大智一听普渡寺,就知道大事不好,数百年来,凡是进入普渡寺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被当地人称为吃人寺。

    这又是几个不知所谓的年轻人,仗着自己学了点西洋科学的皮毛,就来探险想要出名,希望这几个人的背景不太强,不然又是麻烦。

    虽然胡思乱想着,秦大智手脚却很麻利,很快带着一些九叔常用的法器,锁好门向普渡寺的方向冲了过去。

    普渡寺是一座有五百多年历史的古寺,在任家镇东部,离省城有一段距离但又不太远,古寺周围环境清幽,有山有水是难得的风水宝地。

    普渡寺在一百多年前发生过一件惨案,轰动一时,从那之后普渡寺便成了诡谲之地,走进去的人再也没人能走出来,成为了任家镇周边的绝地。

    为防止有些好奇的人进去,在普渡寺周围常年有几人日夜看守,既是防备有人进去,也是看守普渡寺,防止它发生变化而无人得知,而造成惨案。

    等秦大智赶到普渡寺山脚下的山门口,这里已经围满了人,还有十几个任家镇本地治安队队员在维持秩序。

    “*,情况怎么样?”秦大智挤开人群来到*九叔身边,看着上面烟雾缭绕的普渡寺担心不已。

    “情况不明,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希望不会引起普渡寺发生变故!”九叔看着普渡寺也是心忧不止。

    “九叔,进去的那几位还有救吗?”站在九叔旁边的任发擦着额头不断涌出的汗水,满是恐慌。

    “没救了!希望不要惹出大乱子就好!”九叔看着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惧的任发,直接浇灭了他的幻想。

    “看来这几个人的背景还挺强,这下子任发有难了”秦大智看着如此表现的任发,顿时明白进去的那几个人肯定是背景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