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七章 诡谲之地普渡寺-长生从捕快开始下载

    “任老爷,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再次发生了!不然普渡寺有任何变化,那后果都很难预料!五十年前的事任老爷不想再次重演吧!”九叔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普渡寺,松了一口气,随着就教训起任老爷来。

    “九叔放心,以后镇上一定严格按照您的吩咐行事,那几名看守为了几块大洋就放人进去,镇上绝不会轻易饶了他们!”听着九叔的教训,任发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一边拍着胸脯向九叔做出保证,一边阴狠的看着旁边被五花大绑的几个人。

    “九叔,我这就回镇子处理这件事,这里还得劳烦您多费心!”任发跟九叔说了一声,带着一大群人压着几位看守回了任家镇。

    “常队长,你让围着的这些人散了吧!如果发生什么事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九叔在任发走了之后,又仔细观察了一会普渡寺,对旁边与以后的阿威队长有七分相似穿着军服的男人说道。

    “好的!九叔!都散了!都散了!本队长看谁还敢围在这里,治安队的牢房可还空着呢!”常队长掏出手枪,对着周围看热闹、打探消息的人大声吆喝着驱赶他们。

    秦大智在周围的人都散了之后,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普渡寺。

    普渡寺在秦大智的灵觉之中有些诡异,似真似幻,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看着近在眼前,却有感觉远在天涯,诡异之极。

    在这个九叔世界之中有很多这种诡谲之地,好似一片片癌变遍布在这方世界之中,正常这方世界是没有这些的,不知道是否跟自己穿越有关,秦大智看着普渡寺心里泛起了嘀咕。

    看着远处烟雾缭绕的普渡寺,秦大智想起里面之前发生过的事,心里有些发堵。

    一百多年前,省城发生大涝,方圆千里一片汪洋,饿殍遍野。

    当时普渡寺里有老、中、少三个僧人,老僧人有八十多岁,老态龙钟行动不便,中年僧人是当时的主持,少年僧人是个憨厚心善的少年。

    少年看着寺外一片人间地狱,心中不忍,便劝老僧人和中年僧人把寺里仅有的一点粮食分给了周边的难民,少年僧人这个善举却给普渡寺的三个人带来了灭顶之灾,也是普渡寺变成诡谲之地的起始。

    十几个饿疯了的难民听说普渡寺里有粮食,便砸开了寺门冲进去抢夺粮食,但是当时寺里也仅剩够三人吃几天的口粮,寻不到粮食的难民以为寺里的僧人把粮食藏了起来,便把三个僧人*起来严刑逼供,逼问粮食下落。

    那时候寺里哪还有粮食,得不到粮食的十几个难民看着被捆起来的三个僧人起了恶毒心思,他们把三个僧人一个接一个的杀死放到锅里煮着吃掉了。

    最后被吃掉的是那个少年僧人,少年僧人看着自己的*、师祖被他们挖心刨腹,做成肉羹,心里的怨念直冲云霄,最后一点善心和佛心荡然无存,心中仅余怨恨。

    当少年僧人被吃到后,普渡寺发生了诡异事件,寺里的难民当天晚上便失踪了一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其他人也不在意,继续在寺庙里肆意妄为。

    第二天晚上又有一个人消失不见,其余的十几个人依然不在意,继续在寺庙里吃完人肉打架、赌博恶性满满,好好的佛门清净之地弄成了人间鬼蜮。

    第三天依然有人失踪,但是剩余的人好似没有发现,依然我行我素,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剩余的这些人双眼无神,行为也开始变得有些诡异,寺庙也周围被淡淡的薄雾围绕,寺庙里面变得阴森森,但所有人都一无所觉。

    又过了几日,剩下的人一个个不见,锅里的肉却不见减少,剩下的人依然大口吃肉,诡异的是寺庙异常安静,除了大口咀嚼声,连一点风声,一点虫鸣都没有。

    再过了几天,仅剩下最后三个人坐在佛堂里吃肉,寺庙变得更加诡秘,三个人狼吞虎咽的吃着锅里的肉,肚子已经被涨到比怀着双胞胎的孕妇都要大,痛苦的表情让几人的神态有些狰狞,却停不下来,眼里却满是恐惧和绝望。

    又过了三日,寺庙里的咀嚼声也消失不见,仅余一片静谧,诡异无声。

    这时寺庙外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方圆数百米范围里所有的鸟兽虫鱼都消失不见,仅余下一片诡异的寂静之地。

    直到半个月以后,普渡寺的异变才被人发现,从那时候起,凡是进入普渡寺的人再也没有走出来,慢慢吃人寺的名声就传了出去。

    直到五十年前,有一个落魄和尚来到这里,听说了普渡寺发生的事,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落脚之地,便起了心思想要占为己有。

    在周边的村镇盘桓了几日,了解了一些情况,和尚心里有了计划,便开始行动起来。

    他首先在省城里讲经说法,同时利用当地的地痞流氓散布谣言,说自己是得道高僧真佛转世,又找了几家贪财的家庭,合伙炮制了几起降妖除魔之事,仅仅半月时间和尚便变成了有*力大道行的得道高僧,家喻户晓。

    如此又过了半个多月,自然省城里有些大户就商量着请和尚去普渡寺降妖除魔,解决普渡寺的问题。

    和尚很是痛快的答应了这件事,准备了几日,和尚就带着一些差役和信众上百人,进了普渡寺,可惜进去之后便没了动静,上百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数天之后普渡寺发生了变化,无数怨恨之气从普渡寺中冲出,冲进了周边的村镇之中,一夜之间,普渡寺周围数里方圆成了死地,无论人畜跳蚤全部消失不见,数千人口遭劫。

    当天夜里,普渡寺方圆数十里之内的人都陷入噩梦之中,梦到了普渡寺里百年前发生的惨案,一时间这件事震动江南之地,从此普渡寺成了绝地。

    那一夜后,普渡寺周围数十里所有人都搬走,不敢在这里生活,省城也日渐萧条。

    这时,有茅山道士云游到此,了解了普渡寺发生的异变后,便在周围设下阵法,防止有人误入,并告知了当时官府,只要不再有人进去,普渡寺就不会暴动,不会影响周围人正常生活。

    如此,这件事在时间流逝下慢慢平淡下来,普渡寺周围也慢慢有了人烟,任发的父亲任威勇后来建立了现在的任家镇,普渡寺之事慢慢成了人们生活中的传说。

    如此安稳度过了几十年,普渡寺再也没有暴动过。

    随着末法大劫越来越严重,当时茅山道人立下的阵法也渐渐失效,不断有人误入普渡寺中消失不见,发现问题后,经过和省城官府商议,任家镇开始安排人在普渡寺周围值守,防止有人误入。

    华夏自古就是讲人情世故的地方,这次这几个二代能够进入普渡寺,不仅仅是金钱开道,人情关系恐怕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