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十五章 下葬和出师-从*世界开始求长生txt

    送走九叔和文才,秦大智盘坐在大堂里,翻阅着茅山历代祖师对筑基境界的心得记录。很快,秦大智便看完记到心里,合上书,秦大智开始正式梳理自己的修行之路。

    修行的本质其实就是吸纳灵气,然后利用灵气完成生命的进化,进而获得更强的力量和更长的寿命,最终达到长生不死永恒不朽。

    这方世界虽然还有灵气,但是灵气密度大大不足,仅能供养筑基境界的修行者,想要金丹境界非常困难,并且修成之后,环境对于金丹高人也是非常不友好,灵气密度差会让高境界的修行者锁不住自身本源,造成法力流失,严重者会造成本源流失境界倒退。

    所以这方世界修行者达到金丹境界后大都避世不出,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尽量锁住自身本源,用各种方式延长自身寿命。

    秦大智穿越前的世界灵气全无,生命进化仅能靠种群基因一代代积累、改变,想要通过自身进化那基本不可能。

    灵气是所有修行者进步的根源,既然天地间灵气太少,那自己能不能想办法增加自己的灵气呢?

    在地球时,秦大智对于宇宙万物也有自身的认识和理解,在他的理解中一切物质皆可转化为能量,宇宙之起始应当从一团能量开始,由能量转变为各种各样的粒子,然后粒子组合成原子,最后组成了广阔无边的星空宇宙。

    穿越到这方世界,接触到修行之路后,秦大智更加相信这种猜想很肯能就是*,不管灵气还是物质,本质都是能量,只是不同的体现而已。

    既然都是能量,那能量又是由什么组成的呢?对于能量的本质自己现在连个猜测都没有,那换个思路,那存粹的能量是一种什么形态,是怎样的表现形式呢?

    混沌,混沌之气,秦大智心中灵光一闪,最接近能量本源的形式应该是混沌,混沌能化成万物,万物也可化成混沌。如果能够掌握万物化混沌,那么基本就可以做到法力无限,一切都可以转化为混沌之气,混沌之气又可转化为自己所需。

    可惜自己对于如何能够做到它们之间的相互转化一无所知,这条路现在是走不通,希望以后能有机缘做到。

    放弃了这个思路,秦大智又考虑了一阵子,没有找到一条可行的办法,只能先放置,现在重要的是筑基期的修行。

    现在自己已经修成了本命法力,筑基期三个关键还剩下定道和本命神通,定道一时间也没有头绪,只有本命神通有具体的路可走,现在要做的就是选好本命神通,然后想办法炼成。

    秦大智放下书本,开始考虑选择什么法术炼成本命神通,所谓法术无强弱,分出强弱的是人,所以选择适合自己的法术才是正途。

    这么长时间*法术,自己那些法术有天赋也有了了解,再加上本命法术需要兼顾攻、守,甚至还要加上控制和阵法等。

    过滤了一遍,秦大智决定先选择金光咒和先天八卦为自己的本命神通,金光咒主防御,兼有破邪守正功能,先天八卦可布阵、演算,也可布下八卦阵限制、*敌人。

    选好之后,秦大智在义庄巡视一圈,防止有变故发生,然后回到大堂开始专研金光咒和先天八卦,想要把这两种法术炼成本命神通不是朝夕之事,日积月累才能炼成。

    很快到了下午,九叔带着文才一脸轻松的回到了义庄,告诉秦大智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准备后天下葬。

    第二天凌晨,太阳还没出山,秦大智迷迷糊糊间就听到了四目道长咋咋唬唬的叫门声,原来是四目道长赶尸路过义庄来歇歇脚。

    安顿好四目道长的顾天色已明,九叔把任威勇的事告诉了四目道长,让他帮忙掌掌眼,对付僵尸四目道长比九叔还要强不少,毕竟赶尸是人家吃饭的本事。

    开棺验尸后,四目道长对于秦大智的做法非常赞赏,换做是他也不一定把任威勇尸体中尸气拔除的这么干净。

    仔细研究了一阵子,四目道长建议在棺材里再画上辟邪符,然后再用新的糯米覆盖尸身,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很快,任威勇的尸体再次处理完成,*九叔和四目道长都是觉得万无一失,但秦大智心里有预感总有一天任威勇还会尸变变成僵尸。

    次日,任威勇的尸体被再次埋葬,埋葬的地方是个阳气充足之地,虽不是龙脉,但也可以福延子孙,任家迁坟事件告一段落,大家皆大欢喜,日子再次回归正常。

    一天天过去,自从秦大智突破到筑基境界已三月有余,按照规矩秦大智已经可以出师了,所以这三个月里,九叔把茅山观想一脉的传承都一股脑的传给了秦大智,尽到了作为*的责任。

    秦大智修行到筑基境界出师,一是因为修为已够,之后的路就要看他自己,二是因为两个筑基境界的修行者同时在同一个地方,那两个人的修行所需的灵气肯定不够,所以徒弟修成筑基后都要出师,寻找自己的道场。

    这一天,秦大智背着包袱,在义庄门口相送的九叔、秋生、文才一一告别,踏上了游历天下寻找自己道场的道路。

    到了任家镇镇口,远远看到了守在路边的任婷婷,秦大智心里叹了口气,装作看不到,换了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远方。

    一直等到中午,任婷婷也没有等到秦大智路过,不得已只得满脸委屈的离开回了家,再相见之日不知是何年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