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二十章 龙虎金丹要诀-从*世界开始求长生最新章节

    放下《九龙镇世诀》,这本书中记载的法门对于秦大智却没有多大益处,仅能增加些底蕴,拿起最后的《丹书》,对于这本书秦大智没有多大期待,秦大智不准备走丹道一路,所以大概率仅能丰富知识,作为参考。

    打开书页,看了几页,让秦大智大呼“捡到宝贝了!”,原来其中不仅仅记载了几种丹方,最重要的是里面居然记载了龙虎山的《龙虎金丹要诀》。

    《龙虎金丹要诀》是正一派龙虎山的镇派法门,是天师府的不传之秘,没想到宁献王朱权居然能够得到而且还带到了墓里。

    根据朱权留下的《丹书》可知,当年朱权拜当年天师府天师为师,借助这个关系朱权以权势相欺,盗取了龙虎山不传之秘《龙虎金丹要诀》,并且把它带入自己坟墓之中。

    知道了来龙去脉,秦大智开始仔细品读《龙虎金丹要诀》,发现这部法诀精妙绝伦,从入门到金丹境界按部就班、水到渠成,只要资质不太差修成金丹概率比茅山观想一脉要高三倍不止。

    时间转瞬即逝,等秦大智回过神来,天边的太阳已经漏出红晕,篝火仅余点点火光。

    “真是淘到宝贝了!有了这部《龙虎金丹要诀》自己和*九叔进阶金丹可能提高了不止一倍,真是大道可期!大道可期!”秦大智看完《龙虎金丹要诀》兴奋的直拍大腿。

    看了一晚上书,秦大智却不觉得疲倦,随意吃了点干粮,把地上的玉玺和财物手了起来,补充了一些清水,灭了篝火,继续向北方而去。

    不过几日功夫,秦大智日夜兼程之下很快就来到了南昌城,进入人流如织沧桑古老的南昌城,找了个栈安度下来,准备休息几日,仔细研究一下得到的几种法诀

    这个年代的栈环境不是很好,各种脏乱差,秦大智没有心思计较,在栈住下后一门心思扑到了修行上。

    很快,七日时光已过,秦大智这几日主要参悟《龙虎金丹要诀》来弥补《宝塔观想法》,借助其中调和龙虎的秘诀疏通了《宝塔观想法》与《宝塔练体术》之间轻微的不协调,修行起来更加丝滑顺畅。

    《龙虎金丹要诀》不愧是龙虎山不传之秘,虽然没有得到口口相传的秘诀,但是秦大智也从其中吸收了不少经意,修行起来比原来提高了三层效率。

    并且消除了原来观想法和炼体法门之间的细微冲突,让这部*真正的做到了性命双修,有了更长远的道路。

    进入筑基期后,秦大智法力积累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到三百六十滴,离筑基中期还很遥远。

    修行大进之后,秦大智终于从房间中走出,在南昌城里浏览了一番,舒缓了一下心情,同时把宁献王墓里的一些珠宝处理了一下,换成了三百大洋。

    玉玺是由整块纯阳暖玉所雕刻,秦大智没舍得卖掉,计划以后能够炼成一方纯阳法器。

    回了栈之后,秦大智又在南昌城中盘桓了几日,没有遇到狗血事件,也没有在城里淘到什么宝贝,随即启程继续向北而去。

    依然是步行,这次秦大智北行之路除了修行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想为这个时代做些事情,让本就困苦不堪的百姓少受点痛苦。

    经过十余日的风风雨雨,秦大智这一日来到一条河流边,河流不大不过三十米宽,但河水很急,深不可测。

    目光可及之地没有发现桥梁和船只,秦大智收拾出了一片营地准备过夜,看着四下无人脱了衣服就下了河洗洗身上的风尘。

    没等秦大智洗完,上游就飘来了一个竹筏,竹筏上还有一抹红影,配合着远处红彤彤的夕阳,好似带着一片血海向着秦大智飘来。

    等竹筏飘近,秦大智发现竹筏上是一个被五花大绑身穿红色嫁衣的新娘子,轻轻发力游到竹筏边上,拖着竹筏就来到了岸上。

    经过秦大智一阵折腾,已经奄奄一息的新娘子睁开了眼睛,却已经说不不话来了,秦大智解开绳索,取出一道回春符贴到新娘子额头激活。

    等新娘子恢复了一些精神后,秦大智喂了一些清水和干粮,新娘子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眉清目秀的新娘子,秦大智心里十分愤慨,一看又是河神娶妻之类的戏码,这个年月里这种事情屡见不鲜,让人气愤难平,更加坚定了要为百姓做些事的信念。

    一夜无话,到了清晨,新娘子在秦大智照料下恢复了很多,已经可以正常行动。

    吃过早饭,秦大智看着心若死灰的姑娘,心疼不已,不知如何安慰。

    “多谢到道长救命之恩!小女子李秀秀今生无以为报,只有来生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李秀秀满脸感激,说着便向地上跪去。

    “不必如此,你遇到了什么事?以后有何打算?”秦大智连忙拉住她,打听起了她的遭遇,并询问了一下她的打算。

    “道长!村里人想把我当作祭品献给河神!我父母和妹妹不同意,那些畜生就把我绑了起来,并把他们给杀了!可怜我十岁的妹妹!”李秀秀说到这里满眼恨意,双目流出了两行血泪。

    “哎!你还有什么亲戚吗?”秦大智听了李秀秀的话也是心绪难平,却也没有好办法。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跟着贫道吧!等以后再做打算!”秦大智怕李秀秀做出轻生之事,便计划把她带在身边,慢慢化解她的怨恨之意。

    “多谢道长!”李秀秀还要再次下跪,秦大智制止了她,并让她收拾一番换身衣服,然后渡河。

    渡过小河后,秦大智带着李秀秀继续北上,因为带着身体柔弱的李秀秀速度慢了很多,虽然路途艰辛,但是仅仅十五六岁的李秀秀却从没叫过苦累。

    为了照顾李秀秀,秦大智改变了原本的计划,到了一个城镇之后买下了一辆马车,自己赶车带着李秀秀沿着大道继续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