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二十九章 千年的执着和回到义庄-长生从金刚寺开始下载

    “小姑娘最终还是被那些发疯的村民找到,他们看着这个婴儿,把所有的一切都怨到婴儿身上,认为这个婴儿就是罪魁祸首,想要烧死小姑娘和婴儿!”慧心和尚讲到这里愤慨之意,溢于言表,秦大智没有做任何表示,仅仅是静静的听着。

    “很快他们就不顾小女孩的求饶,烧死了两个孩子,但一切如故,他们复活后,愤怒的村民们再次把他们抓住烧死,这个过程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但最终一切都没有变化。”讲到这里,慧心和尚语气低沉,心情沉重。

    “多次徒劳无功之后,他们就不再在意他们,这才放过他们,无人打扰后,小姑娘就带着婴儿来到村口,想把婴儿交给村外的人,想让他们救救婴儿!”

    “可惜!凡是接过婴儿的人,都和出来的村民一样,与婴儿一起化成了黑灰!但小姑娘没有放弃,等婴儿复活过来,会再站到村口等待下一个人!”

    “时间久了,村民也慢慢的受到小姑娘的感染,都到村口看着外面的人,期望有人能接过婴儿,并把他救活!可惜!诡异终究是诡异,没人能接过那个婴儿!阿弥陀佛!”慧心和尚讲到这里看着不远处的小村子,低沉的宣了声佛号。

    “后来,每月初一十五他们才会聚集到村口等待,其他时间都安静的呆在自己家里。不知道今天为何会突然出现?真是奇怪!”慧心和尚有些奇怪地说着。

    秦大智听到这里,心中一动,觉得很有可能跟自己识海中的紫气有关,脸上却不露神色。

    “哎!就这样,千年光阴已过,那个小姑娘和村民依然都在坚持,这也许是他们最后的执念了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讲完后慧心和尚久久不语。

    “众生皆苦!吾辈也都是在苦海中挣扎!贫道谢过大师讲解!这就告辞了!”秦大智听完故事,心中也是酸苦,看了一阵子依然看向这个方向的小姑娘,跟慧心和尚告辞。

    “道长慢走!贫僧重任在身恕不远送!”慧心和尚见秦大智要走,也不多留,心里把不得他快走。

    “大师留步!”秦大智也没有套的心情,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小村子,转身继续难行。

    等秦大智走远,小姑娘依然愣愣的站在村口看着秦大智离开的方向,天色慢慢暗下里,村民都慢慢散去,小姑娘抱着婴儿一直到天色大亮才消失不见,这让一直观察情况的慧心和尚放下心来,回去休息了。

    离开那个诡异小村子,秦大智心中不快,不知不觉间加快了脚步,七日后的傍晚义庄已遥遥可见。

    掐指一算,秦大智已经离开义庄三年,看着远处沐浴在夕阳下的义庄,游子归家的感觉顿时涌满心头,收拾收拾心态,来到义庄门口,敲响了阔别三年的义庄大门。

    “谁呀!来了!来了!大师兄你回来啦!”听到敲门声的文才,打开大门看到是秦大智,立马惊喜的叫到。

    “文才师弟!几年不见你这是更成熟了!”秦大智看着文才这张比*九叔看起来都要老的脸,进了大门,同时不忘笑着打趣文才。

    “*!*!大师兄回来了!”文才没有搭理秦大智的打趣,见到秦大智非常高兴,高声叫了起来。

    “大智回来了!怎么回事?你怎么弄的气血两亏?”九叔听到文才的叫喊,也是满脸笑容的从大厅里出来,但看到秦大智的脸色,皱着眉头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前一段时间消耗过度!恢复一段时间就好了!*还是风采依旧!”秦大智看到*九叔十分高兴,听到九叔的询问,解释了一句,准备有时间再具体解释。

    “那就好!还不给你大师兄搭把手,把东西接过来!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九叔听了秦大智的解释,也没有多问,他看得出来秦大智仅仅是消耗过度并没有伤到根基,看到秦大智手中的宝塔和长枪,立马板着脸训斥起文才来。

    “不用了!我这两样东西有点沉,文才可能拿不起来!还是我拿着吧!”秦大智看着伸手要接长枪的文才,轻轻躲过他伸过来的手,笑着解释道。

    “师兄!你这是看不起人!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现在可不是以前了!”文才见秦大智不让他帮忙,有些生气,摆了个姿势秀起他了没有二两重的肌肉。

    “哈哈!的确有些长进,但还差一些!你想拿那就拿着吧!”秦大智看着急于表现自己的文才,把长枪交到了文才手中。

    “哎!哎!这么重啊!*救命啊!”文才一个没有接稳,百十斤的长枪对着他就压了过去,吓得他立马喊起救命。

    “哈哈!师弟!你这修为还差些!”秦大智看着长枪马上就要压到文才身上,伸出右手轻轻松松把长枪提了起来。

    “大智!你这长枪不一般!你这尊玲珑塔更是非凡!看来你出去游历这几年有大机缘啊!不错!不错!进屋!有时间跟*好好讲讲你这几年的经历!”*九叔这时仔细打量了一下秦大智的宝塔和长枪,发现宝塔灵光四溢,好似一个修行者在吐纳修行,长枪幽暗内敛,从文才表现来看也是非同一般。

    “好的*!”秦大智也没有多说,跟着九叔就进了大堂。

    “大智,你先休息洗刷一下,等会吃饭,晚上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咱们再聊!”回到大厅九叔看着风尘仆仆的秦大智,有些心疼。

    “好的!*,这几年发生了不少事,我明天给您好好讲讲!”秦大智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也是感觉甚是疲惫,所以应了一句,回房洗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