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三十一章 四目道长和一修大师-武侠长生从黄飞鸿开始下载

    自从发现这里是个修行宝地后,秦大智每日勤奋修行,积累法力、淬炼肉身。

    这一日,秦大智正在房中修行,忽然听到隔壁有声音传来,心中一动,顿时知道是一修大师带着他的徒弟菁菁回来了。

    收功打开房门,来到隔壁准备拜访一下邻居,之后的事还得借助一修大师的帮助。

    “晚辈秦大智见过一修大师!见过这位姑娘!”秦大智来到一修大师院子外,远远的对着院子里的两个人打起了招呼。

    “阿弥陀佛!小道士好修为!不知令师是哪位道家高人?”一修大师听到秦大智悠长宏大的声音,低声宣了声佛号问道。

    “家师林九,四目道长是小道师叔,这几日住在师叔这里,听到有动静前来拜访一番。”秦大智行了礼,报上了自家来历。

    “原来是九叔高徒四目的师侄,怪不得有如此修为,不知家乐去哪里了?怎么不见他人!”一修大师对于秦大智的身份还有些怀疑,没有见到家乐出口问道。

    “我那师弟童心未泯,去那边小溪里抓鱼去了!等会应该就回来了!那小道就不打扰了,等会再过来拜访!”秦大智看着有些戒备的一修大师,解释了一句家乐的动向,随后主动提出告辞。

    “那好!贫僧一定扫榻而待,恕不远送!”

    一修大师目送秦大智进了四目道长的房子,这才把心放了回去。

    “*,刚才那个道士好大的声音啊!”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菁菁这时候开口道。

    “他不止嗓门大,修为更大,你一定要小心!”看着*耐降埽恍薮笫Σ环判牡闹鐾凶拧

    “嗯!知道了*!”菁菁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随后二人就回屋去继续收拾。

    “师兄我回来了,今天咱们有口福了,我抓了两条鲤鱼,等一会我给你做鱼吃!”秦大智刚回到房间没过多久,家乐就提着两条鲤鱼回来了,还没进门就大声呼喊。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鱼了,对了,旁边的一修大师回来了,还带着个女徒弟!”对于‘女徒弟’这三个字秦大智用了重音,同时有些促狭的看着家乐。

    “哦!大师回来了!这鱼得抓紧藏起来,不然就吃不上了!”家乐是个单纯的人,并没有听出秦大智语气里的调笑。

    “已经晚了!”秦大智看着懵懂的的家乐,耳朵里传来了一修大师和他徒弟的脚步声,好心提醒道。

    “什么晚了!”家乐还在迷糊,并未听到有人进来。

    “他说现在再不它们放生就晚了!”一修大师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大师你回来了!”

    “一修大师!”

    “秦道长!”

    一阵套之后,两条鲤鱼还是在一修大师的忽悠下被家乐放生了。

    晚上送走一块吃完晚饭的一修和尚师徒二人,秦大智看着被菁菁吸引正魂不守舍的家乐,心中感叹“美好的青春,最美的是初恋,可惜自己却再也找不到那种心境了!”。

    感怀了一阵,没有搭理满是心动男孩心事的家乐,回了房间继续修行。

    第二天天还没亮,四目道长就赶着十具僵尸回来了,听到动静的秦大智大开门把四目道长迎了进来。

    “大智!几年不见你这修为都赶上师叔了!厉害!厉害!不像家乐那小子,整天没心没肺,不好好*!这次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育教育他!”四目道长进了房间就看到睡的死沉死沉的家乐,一巴掌打到了他的头上。

    “师叔您气了!家乐师弟赤子童心,并且颇具佛性,修行《宝塔观想法》相得益彰,只要好好修行以后肯定大有可为!”。

    秦大智和四目道长都没有搭理被打的“哎呦哎呦”的家乐,自顾聊天,让家乐好伤心。

    安顿好四目道长的户,秦大智和四目道长大概聊起了这几年的经历,平日十分洒脱的四目道长终于正经了一次,对于现在华夏的苦难也是愁眉苦脸,但也是一筹莫展。

    到了吃饭的时间,四目道长与应邀前来的一修大师虽然相互针对,相互讥讽,但由于有秦大智在场所以都有所收敛,仅仅是动口没动手。

    虽然两人在饭桌上相互嘲讽,但秦大智看的出来,四目道长和一修大师关系非常好,可以说是可以性命相托的朋友,也许相互*就是他们之间的相处之道。

    吃过早饭,秦大智开始教授家乐《宝塔观想法》修行的诀窍,虽然四目道长早已把*传给了家乐,但是家乐修行了数年都没有入门,所以四目道长才把秦大智找来看能否指点家乐入门。

    很快到了晚上,在前一晚见识过一修大师念经威力的秦大智提前做了准备,在四目道长院子周围布下了八卦阵,虽然有些浪费但能够不受打扰也是值得的。

    几日时光匆匆而过,秦大智教授家乐也有一段时间,能教的基本都教了,但可惜家了始终没有入门。

    仔细思量了一番,秦大智猜测虽然家乐佛性十足,但可惜道心不定,做不到以道心总领佛性,所以迟迟不能入门。

    秦大智把推测告诉了四目道长,这让四目道长有些沮丧,“《宝塔观想法》非同一般,家乐修不成也是天意!不过是在有些可惜!”,四目道长对《宝塔观想法》还有些不死心。

    “师叔!其实只要想办法加强家乐的道心即可,但道心却不是读几本道经就可以的,这就要看机缘了”秦大智也没有好办法,道心在于自己,外物很难干涉。

    “哎!也只能看后人能否有机缘修成这部*了,幸好有了这部*我请神一脉炼体*终于被补全,并且对于香火反噬也有了些*的手段!”四目道长倒是看得开,可惜《宝塔观想法》对于心性的要求有些高,不然数百年来也不过几人修成。

    秦大智和四目道长正聊着,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乌管事那公鸭嗓子隔着很远就传到两人耳中,两人都出去查看情况。

    见到和之前没多大变化的千鹤道长,秦大智盘算着如何能把千鹤道长师徒五人能救下来,正在这时正好到了一修大师建议千鹤道长拆掉凉篷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