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三十八章 李秀秀来访-长生从金刚寺开始下载

    “师伯!这个任天堂与任家镇的任发是何关系?”秦大智见化身那边只需等着下葬,就收回了大部分意识,回归本体,突然想到了任发和任天堂的关系,问起了麻麻地。

    “这个任天堂和任发是堂兄弟,他们的父亲是亲兄弟!当年任发的父亲开辟了任家镇,就搬离了任家的祖地任家村,一直到现在!”听到秦大智的提问,麻麻地突然找到了作为长辈的感觉,觉得甚是有面子,回答起来知无不言。

    “大智啊!你知道我们师兄弟几人为何都没有成亲吗?”麻麻地开始了教育模式。

    “是啊!师伯你们几人都没有成家!这是为何?”秦大智听了麻麻地的话,问到。

    的确,九叔这一代师兄弟这么多人都没有成家,即使是石坚也仅仅是未婚有子,却从未成家,这让秦大智有些不解。

    “大智!修行之路你走上了就是一条注定孤独的路,成了亲有了牵挂,你的道心就不再存粹,遇到瓶颈就会很难突破!就像你师伯我即使资质很差、修为很低,却从未放弃修行!为求长生我们都不会成家!”麻麻地讲到这里语气虽轻,但其中坚定不移的意志却显漏无疑。

    “大智啊!像任家这种大户人家跟咱们修行之人完全是两个世界,你修行天赋高,不要为这短短时光的情爱左右!等你长生不老再追求这些也不晚!”麻麻地语重心长的看着秦大智。

    “呃!多谢师伯,大智明白!”秦大智知道麻麻地误会了,没有反驳,误会那刚好。

    其实秦大智问任天堂和任发的关系,是想知道他们是否有血脉关联,得到答案的秦大智明白,任威勇尸变和任天堂变异很有可能跟任家血脉有关,不然普通人哪有那么容易尸变,并且尸变后一个比一个厉害!

    “等那两个臭小子回来,我就拿着这次挣到的钱去任家镇上买套房子,做个小买卖,跟你*做个伴,不再出来赶尸了!你师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麻麻地沉默了一阵子,说起了以后的打算。

    “那好啊!*肯定举手欢迎!”秦大智对于麻麻地的选择有些诧异,但却为他高兴,麻麻地的修为的确不适合做这一行,风险太高。

    “求道一生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不过不成筑基我死也不甘心!”麻麻地不知为何突然心态有些沉郁。

    “师伯不用灰心!等你在任家镇安顿下来,潜心修行一段时间肯定能筑基成功的!”秦大智抓紧给麻麻地打气加油。

    “臭小子!你师伯还不用你劝!”麻麻地别着眼睛白了秦大智一眼,笑骂道。

    “是!师伯道心坚定!不用我多嘴!”秦大智陪笑道。

    两人正说着话,阿豪和阿强一前一后赶了回来,四人重新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收拾东西往任家镇赶去。

    在前往任家镇的路上,等任家人把任天堂下葬后,化身就破开棺材换了身衣物,跟在秦大智四人身后。

    几天后,秦大智四人赶到了义庄,九叔对麻麻地落在任家镇十分高兴,帮麻麻地买了个小院,开了间香烛店,已经是七天之后了,这天九叔接到了四目道长的飞鹤传书。

    四目道长在飞鹤传书中说,在九叔结丹之时,江西龙虎山发生了一件大事,龙虎山在降伏突然出现在江西的九子鬼母天尸时折损了三名金丹,不得已龙虎山请元神祖师出山,才重伤了了九子鬼母天尸,但最后依然让九子鬼母天尸带着九鬼子逃向了南方。

    四目道长受龙虎山所托,给九叔发飞鹤传书,请九叔关注九子鬼母是否从任家镇经过,如果经过请九叔帮忙拦截,事后必有厚报。

    秦大智听到九子鬼母天尸,与九叔对视一眼都想到了李秀秀,又听到了她向着南方而来,路线可能会路过任家镇,两人都猜到这个鬼母很有可能就是李秀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九叔看着若有所思的秦大智,语气坚决。

    “*不用担心!如果是李秀秀那她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只是龙虎山那边如果发现我跟李秀秀的关系怕是不好交代!”秦大智不担心鬼母是李秀秀,却有些担心龙虎山会找茬。

    “大智你不用担心!我茅山不惧他龙虎山,况且这件事跟你也没有关系!龙虎山即使想发难,以他们现在的实力量他们也没这个胆子!”九叔虽然小气,但护犊子的性格却从未改变。

    “*!如果这位九子鬼母真是李秀秀,那她的修行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才一年多就可以杀掉几个金丹真人?”秦大智对于九子鬼母是否是李秀秀不敢十分确定,但如果真的是她,那么她修行速度实在是逆天了。

    “不好说!九子鬼母天尸修行起来极其恶毒,只要她能修行成功,那么一年多能达到这种境界也不稀奇!魔道虽能速成,但后患无穷!”九叔簇着眉,其实也是觉得很奇怪。

    “咚!咚!咚!”师徒两人正说着,义庄的大门被敲响。

    “来了!来了!”秦大智和九叔对视一眼,都没有感应到门外有人,秦大智戒备着起身去开门。

    “道长好久不见!”,秦大智打开大门,门口出现的的正是一身红色嫁衣的李秀秀。

    “你怎么成这样了?”秦大智看到李秀秀的状态,很是奇怪。

    在门口的李秀秀仅仅是她的残魂,看起来有些虚幻,但眉羽间的恨意却已消失,仅剩下坦然和让人觉得诡异的母性光辉,听了秦大智的话李秀秀仅仅是笑笑没有说话。

    “进来吧!这位是我*九叔!”秦大智让身体紧绷的九叔放松,这样状态下的李秀秀即使想动手也有心无力。

    “九叔您好!久仰大名!小女子李秀秀有礼了!”李秀秀对着九叔行了淑女礼,神态清丽,给九叔添了不少好感。

    “不必多礼!你们进来说吧!天色不早了我去你师伯香烛店看看,你们聊吧!”九叔看得出来,李秀秀神魂受到重创,离魂飞魄散不远了,放下心,找了个借口给秦大智两人独处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