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一百零二章 米念英拜师-从*世界开始求长生最新

    雕刻完,秦大智打量着这对自己的作品,只见这对玉镯晶莹剔透美轮美奂,其上纯阳之气弥漫,虽不是法器,但也十分珍贵,心中十分满意,然后把剩余的预料切成一寸大小,得到了六十四块玉块留作以后使用。

    九叔领着秋生和文才出了义庄,停下脚步拿出一只传音纸鹤用法力催动,对着纸鹤说了几句话随后放飞出去。

    在一旁正兴奋的秋生看到了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啦!你这是给谁发的传音纸鹤!”。

    “我刚才蔗姑发的消息,让她做今天晚上好准备,明天举行念英的拜师仪式!”九叔看了一眼秋生解释道。

    “嗯?念英不是七天后才拜师吗?为什么提前到明天呢?”这时候文才也凑了过来,挠着头问道。

    “你们没看出来你大师兄出事了吗!现在你大师兄遇到了心劫,度过则修为大进,度不过那就不好说了!”九叔对着秋生和文才解释起来,语气中全是担忧。

    看着两个还在迷糊的徒弟九叔继续解释道:“你大师兄修行速度太快,我也不知道这一段时间他在香港遇到了什么事,怎么突然间就遇到了心劫!心劫是金丹真人突破到元神时才会遇到了劫难!怎么你大师兄现在就突然要渡心劫呢?”。

    “那是不是大师兄要炼成元神了,所以要渡心劫,但大师兄要渡心劫与念英拜师又有什么关系呢?”秋生听了九叔的解释,依然还是有些不明白。

    “你大师兄不是要成就元神,如果他要炼成元神的话会归于平凡,不会出现现在这些异象,他这种情况反而像是观想法大成时要渡的心劫!对!就是这样!”九叔正给秋生解释,突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

    “哦!我明白了*!但*你还是没说大师兄渡心劫和念英拜不拜师有什么关系!”秋生对九叔的状态有些奇怪,再次问道。

    “心劫!何为心劫,即是你的心要渡的劫难,从你大师兄的表现看,他要渡的是七情六欲劫,而现在他最重的情是对米念英的,所以我计划让米念英维持住你大师兄的人性,不然他早晚会放下一切就会成为真神!”九叔解释道。

    “成神那也不错啊!还可以长生不老!”秋生一听这话,脸露向往道。

    “无知!何为真神,公正、无私、无己、无人才可称真神,像你认为的那种土地神、城隍皆是信仰之神!与真神相比一个天一个地!”九叔有些怒其不争地解释道。

    “啊!那这样到时候大师兄还认我们吗?”文才一听九叔的解释,有些惊慌。

    “哼!到那时他就不是你大师兄了!你们知道了这种情况,但是一定不要说破,不然你大师兄会道心崩溃走火入魔的!”九叔不放心他们二人,严厉警告道。

    “嗯!我们明白了!”秋生和文才都点头答应。

    “等会你们抓紧吃完饭,然后就去蔗姑那里帮忙,你大师兄能不能渡过这一劫就看他对念英的情有多深了!”九叔语气中全是担忧。

    很快,三人在黄老板的酒楼里买了大量酒菜返回了义庄,然后和秦大智喝酒聊天,这些年他们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一一聊过,尽量保持住秦大智的世俗人心。

    秋生和文才快速吃了些酒菜,然后借口秋生姑妈有事找他们退席赶往了蔗姑那里,去为第二天的拜师仪式作准备。

    等秋生和文才离开后,九叔拉着秦大智一直聊这些年的点点滴滴,等到快要天亮才洗漱一番一起赶往东头村,去参加米念英的拜师仪式。

    秦大智走出义庄大门口时,想到了在义庄中魂归天地的李秀秀,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但很快就被其他情绪淹没,仅在心中留下了一丝痕迹。

    凭九叔和秦大智的脚程,两人没过多久就赶到了东头村,秦大智第一个看到的人是站在晨曦朝露中的米念英,顷刻间秦大智的心神被欢喜占据,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米念英看到快步走来的秦大智也飞奔过去,到了秦大智近前反而放缓脚步,慢慢走到他身前俏生生地问道:“秦大哥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最近可好?”秦大智看着米念英,觉得远处红彤彤的朝霞也顽皮起来。

    “我挺好的,蔗姑*对我很照顾!秦大哥你在香港怎么样?师伯好!”米念英只顾着和秦大智说话,直到九叔咳嗽一声才跟他打了声招呼。

    “我在香港也很好!”秦大智看着一直把眼睛放到自己身上的米念英,心中突然酸酸的,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这种感觉随即被欢喜淹没。

    “走吧!大家都在等着!”米念英带着九叔和秦大智向王母娘娘庙走去,两人走得很慢,等九叔已经进了庙,两人才不过走了一半的路程。

    米念英踱着小步三步一停地给秦大智讲这段时间她发生的事,点点滴滴事无巨细,语调中欢快的气氛好似把周围的花草树木都感染,在微风吹拂下轻轻地点着头安静倾听。

    秦大智也不催促米念英,一直慢慢跟在她身后面带微笑地听着,这一刻秦大智被米念英感染心中全被欢喜填满,并不是她讲得有多好、有多生动,仅仅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和欢喜就把秦大智的心绪浸满。

    不过几百米的路,两人好似走了半生,等进了王母娘娘庙,米念英停下跟秦大智约定好等举行完拜师仪式两人再聊。

    进了庙,秦大智对着王母娘娘的神像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跟前来参加仪式的麻麻地师伯打了声招呼,然后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拜师仪式。

    对于米念英的拜师仪式加上她和蔗姑不过七个人参加这件事秦大智并未多想,他一直沉浸在自己各种情绪中,对外界的感知判断力丧失和很多。

    米念英拜师蔗姑的仪式在蔗姑喝下米念英奉上的拜师茶后*结束,然后是各位长辈亲朋送上拜师礼,九叔送的是一根玉簪,玉簪虽不是灵玉所雕,但晶莹剔透巧夺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