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一百零九章 释善和尚的请柬-从*世界开始求长生最新

    玉牌看起来晶莹剔透,其中灵气逼人,居然是极品灵玉所炼成,输入法力试了试,僵尸化身发现玉牌可以吸纳自身法力,储存起来在需要的时候抽出来,相当于多了一个外丹,斗起法时肯定有极大助力。

    从这块身份玉牌看,苏小红的实际战斗力绝对不止这些,之前本体战败苏小红很有可能其中有苏小红故意放水的原因,但是她为何这么做,恐怕只有等以后有机会揭开这个秘密了。

    算了一下时间三年内想要进阶银尸实在是有些困难,进阶银尸与进阶元神相同都需要领悟法则,而僵尸化身想要领悟生死法则相对本体简单一些,他有了大概计划,随后收拾一番直接再赴香港。

    而这次僵尸化身来到香港后没有露面,直接悄无声息地趁着凯骑士不注意时进了正阳居,三年内进阶银尸实在是有些困难,秦大智计划借用反本归源神通提供无量阴气试试是否有可能。

    秦大智看着眼前长得跟自己虽然有些相似,但却大不相同的僵尸化身,心中感觉十分奇妙,而通过僵尸化身观察则自己更加诡异,好像照镜子时突然发现里面的图像动作跟自己的动作不同一样诡谲。

    相互看了一阵,玩够了秦大智开始放出证道宝塔为僵尸化身提供阴气,不过一天时间僵尸化身心湖中的法力就积累到了三千滴,达到了能锁住的极限。

    达到极限后,僵尸化身开始不断调动法力进入肉身中,慢慢温养肉身中那丝丝缕缕的生机,秦大智希望能通过这种不计消耗的方式,尽快把僵尸化身的生机大幅度提高。

    然后催动体内的生气和死气碰撞,借机感悟其中的生死法则,这种方式高效有用,但一般的修行者可做不到这种无限挥霍法力,只有接着本体的外挂才能这么奢侈。

    耗费了僵尸化身中的全部法力,虽然肉身中的生机被法力温养地变强了一丝,但秦大智没有感悟到一丝丝生死法则,随后继续补充法力,再次温养生机,进入到了这种无休止的循环之中。

    这边秦大智为化身进阶银尸闭关,而释善和尚破衣烂衫、浑身熏臭地走在街道上,周围的人都纷纷捂鼻子躲避,而他却对这些视而不见,原本帅气的脸现在变得黝黑发暗,总是充满禅意的眼神也仅剩下冰冷。

    回到自己的小庙,释善和尚收拾一番拿出纸笔写了几份请柬和一份告示,随后找到寺庙外跑腿的人请他们把请柬送到,然后把七日后论经的告示贴在小庙门口,忙完这些后开始打坐念经,为明天之事做准备,一时间小庙梵音涛涛,佛光普照。

    秦大智这边刚完成一轮修行,苑幼娘就前来禀告说:“道爷!释善大师送来请柬,请您七日后清晨去他的庙里论经!”。

    “哦!释善回来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帮我回他到时我一定到场!”秦大智听完,心中一动答应下来。

    秦大智知道释善和尚已经真正到了入魔边缘了,不然也不会请他去论经,这也是修行佛道最大的劫难,渡过则天高地阔成佛做祖,渡不过轻则一身修为付诸流水,重则永坠魔道。

    自己也兼修了佛道,所以这次释善和尚渡魔劫对自己是很好的借鉴,虽然自己渡过了心劫,但他总有预感自己的魔劫也将不远,魔劫的诡异更在心劫之上,所以有人趟路自己也能避免重蹈覆辙。

    七日光阴很快就过去,秦大智早早赶到释善和尚的小庙,而这里早已有信徒在焚香祷告,而维持秩序的是圆正和尚,并未见到今日主角。

    “圆正大师几日不见修为大进!当真可喜可贺啊!”秦大智发现圆正和尚气息圆润饱满,应是已成舍利成就金丹境界,直接开口夸道。

    “秦真人谬赞了!贫僧只是刚跟上真人的脚步而已!”圆正和尚说起话来嗓门依然是那么大,但其中禅意萦绕,可见他应该是刚突破没多久。

    “大师谦虚了!其他几人都过来了吗?”秦大智套一句,随后问起了其他人。

    “除了清灵子道兄有事不能前来外其他人都到了,正在后院品茶!请秦真人移驾前往!”圆正和尚在结成舍利后说起话来也变得文邹邹的了。

    “好!大师忙!贫道自己过去!”示意圆正和尚不用带路,秦大智通过侧门进了后院。

    进了后院,只见道明道人、张山蕴等人正在院中品茶聊天,见到秦大智都起身打招呼,秦大智一看好家伙!这几人都已经结成金丹成就真人,不愧是中土大派传人。

    “恭喜各位真人铸就金丹!踏上长生之门!”秦大智对四人拱了拱手贺喜道。

    “秦真人套了!”四人跟秦大智套几句,随后招呼秦大智坐下喝茶。

    秦大智刚坐下,正房的大门被打开,释善和尚身穿板正袈裟,满脸佛意地走了出来,见到众人没有开口,仅仅是合十躬身行了一礼然后出了后院。

    众人对视一眼,然后跟上,释善和尚一路行礼走到小庙大门口,然后盘坐到小庙门口开始当众念起《观音经》。

    秦大智等人也来到大门口,只见释善和尚浑身佛光笼罩、檀香四溢宛如神佛,惹到周围善男信女跪拜不已,这一刻释善和尚在秦大智的眼中佛意盈满丝毫不见魔性。

    “小僧祖上是屠户出身,父亲在某一日突然间听到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父亲遂把我送到了白马寺中出家为僧,想为我家求个善果!而我在佛道修行上也是天赋十足,修为一日千里,被*成为佛门这代弟子第一人!”,释善和尚念完《观音经》,开始脸带有些骄傲的笑意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阴司大乱后我四处奔波降鬼救人,所到之处被众人称为大师,虽然我嘴上谦虚推辞,但心中却是窃喜,而我的修为更是在降鬼救人中快速进步!一天我回到家中看望父亲,父亲这个时候已经病入膏肓,在弥留之际拉着我的手问‘阿善!我早已放下屠刀,佛祖能让我成佛吗?’”,讲到这里释善和尚虚抬手臂好似正在抓着某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