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一百八十一章 陈迎弟的目的-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怎么下架了

    “也好!麻烦孙老爷子了!”陈迎弟笑着答应下来,随后又对孙绍松道谢。

    “不敢!为大小姐指路是小老儿的荣幸!我先告退了!两位慢慢聊!”孙绍松连忙躬身表示不敢受礼。

    “好!陈道友请!”秦大智送走孙绍松,对着陈迎弟做了请的手势,当先向着小院飞去,随后陈迎弟笑着跟了上去。

    到了小院秦大智请陈迎弟坐在石凳上,然后开口道:“三河城大小姐亲自前来见我这山野小修不知有何贵干?”。

    “秦道友何必自谦!能从从两位半仙的追杀下安然逃脱怎能是山野小修!况且身怀先天五色神光之人怎么都值得在下前来拜访一番!”陈迎弟听了秦大智的话,笑着说出了让秦大智心中一颤的话。

    “看来陈道友的情报能力确实不一一般,不知道陈道友的先天五色神光修行到那种境界了?”秦大智先是心神一颤,然后看着明眸皓齿的陈迎弟笑着反问道。

    “秦道友厉害!”陈迎弟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竖起了大拇指。

    “陈道友今日来此不仅仅是要揭我老底的吧!还有陈道友如何发现在下身怀先天五色神光的?”秦大智没有在意她的夸赞,而是继续追问。

    “秦道友直爽!我今日来此没有其它目的,只是想认识认识身怀先天五色神光之人,我如何知道的到是简单,通过这几枚戒指!”陈迎弟从袖子中倒出几十枚五行戒指笑着说道。

    秦大智看着桌子上的戒指发现全是自己卖出的,细数一下一枚不少,随后笑着对陈迎弟说道:“道友是个有心人!”。

    “秦道友以后有时间咱们多聚聚,这是我的同音玉简,距离十万里内是可以轻易相互联系!有时间多联系!”陈迎弟拿出了一块玉简放到桌上,然后转身离开了秦大智的小院。

    秦大智看着快速远去的陈迎弟,又低头看了看桌子上的戒指,心中不知如何感想,这个三河城大小姐真是是个厉害角色,他相信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过去。

    秦大智考虑了一番去留的问题,最后决定继续留在这里,陈迎弟既然已经抓住自己把柄,那肯定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而且自己手中也有她的把柄,相互之间已经有了一定的信任基础。

    现在她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她应该是在等待合适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些反应的时间。

    秦大智决定以后不再继续炼制五行戒指,如果不是陈迎弟把自己卖出去的戒指全部收回来,不知道以后自己会陷入多大的麻烦,所以以后当然不能再继续炼制五行戒指。

    虽然放弃了继续炼制五行戒指,但秦大智却没有放弃继续研究炼器之道,炼器之道可以加*悟法则,断然没有放弃的道理。

    考虑完这些,秦大智继续研究接近先天五色神光的五行法则禁制,希望以此来促进对先天五色神光的感悟。

    秦大智这边继续在自己的小院中宅着,刚从那里出来的陈迎弟回到了城主府,见到了正在书房看书的三河城城主陈柏学。

    陈柏学一脸书卷气,完全没有掌控亿万人口的上位者气势。

    “父亲!成亲的对象我已经选好!可以推进下一步计划了!”进了书房,陈迎弟一挥手激活了房间中的禁制后对着陈柏学说道。

    “嗯!好!不知道这位秦大智能不能抗住乔、范、杨三家的压力!”陈柏学听完后,点点头,严肃地询问道。

    谷lt/spangt  “他会的!能在元神境界就可以跟诸天商人交易到先天五色神光的人怎么会扛不住乔、范、杨三家!”陈迎弟对于秦大智倒是信心十足。

    “嗯!那就好!曙光军团组建的如何了?”陈柏学点点头说起了另外的事。

    “在乔、范、杨三家眼皮子底下组建军团的确是十分艰难,但在诸天商人的资助下总算是开了头!相信再过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形成一些战斗力!虽然距离铁血战部差距很远,但总算是有了盼头!”陈迎弟说起这些语气中带着不知名的情绪。

    “好!这些事你自己处理就好!秦大智的事我们要尽量做到顺其自然,能吸引三家注意力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有利!”陈柏学对于自己的女儿那是十分放心,但他依然嘱托自己女儿一句。

    “嗯!父亲说的很对!我以后会经常去他那边,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会跟他摊牌!”陈迎弟点头应了下来。

    “如果秦大智不配合你做好后备计划了吗?”陈柏学提出了心中的担忧。

    “这本传承会让他答应下来的!”陈迎弟听了父亲的担忧,拍了拍放在桌子上的一部暗金色的书册自信地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计划进行!”陈柏学看了一眼书册,点了点头。

    “父亲保重!”拿起桌上的暗金书册,陈迎弟有些担忧地跟陈柏学道别。

    “放心!现在护城大阵和龙脉都在我的掌控下,他们三家不会太过分的!”听出了女儿语气中的担忧,陈柏学笑着安慰道。

    “好!那我回去了!”陈迎弟看着自信满满的陈柏学,笑了笑把书册收起来离开了书房。

    陈迎弟出了书房,看着金碧辉煌的城主府,心中全是疲惫,但想到自己父女二人的处境,这丝疲惫瞬间被她赶走,剩下的仅是坚定。

    没过几天,陈迎弟再次来到秦大智的小院。

    “陈道友!这次过来又有何贵干?”秦大智看着不请自来的陈迎弟,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秦道友不要上火!我这次是来给你送宝来了!”陈迎弟没有在意秦大智的语气,笑着说道。

    “哦!不知道友要送什么宝贝给在下?在下要付出什么代价呢?”秦大智一听,知道陈迎弟这是要露出自己的目标,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秦道友直白!先看看东西!”陈迎弟笑了,拿出暗金色书册放到桌子上,示意秦大智先看东西。

    秦大智没有追问,而是拿起书册,开始翻看起来。

    “这件宝贝实在是有些贵重!看来陈道友所求非同小可!”秦大智看了一下书册的内容,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