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生从九叔世界开始: 第二百一十章 第一次失败-长生从全真教开始下载

    “嗯!辛苦各位了!”陈迎弟对着开始做准备工作的几位大师套一句后,对秦大智传音道:“我会安排一些可靠之人在小院周围警戒!数据模型的事要对他们保密!”。

    “我明白!”秦大智回应道,他很明白陈迎弟的担忧。

    炼制这种法宝的方法只要有心总会能吃透,而数据模型确需要一些经验和灵感才能做的出来,这些是一方世界的智慧结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陈迎弟又跟秦大智聊了几句后回了城主府,她现在繁忙的很,没有多少时间浪费。

    这八位大师的修为都在半仙境界,但是从他们的身上散发的法则波动可以看出他们的修行*极其极端,他们的*就是为了自己所擅长的领域服务,不具有强大的战斗能力,但是如果你小看他们那吃亏的可能是你,毕竟在哪一行做到顶尖的人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送走了陈迎弟,秦大智找到正在忙活的*和孙神算:“两位大师!我现在跟你们说说我的想法和计划,你们盘算一下具体如何做?”。

    两位大师停下手中的活,露出倾听的表情,秦大智也没有套直接把自己的想法的计划说了出来。

    两人听完后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过了一会后,孙神算首先开口道:“秦先生!你的这个思路不错,应该可以实现!这件法宝的确有很不错的辅助功能,在推演法则、禁制等时都很有用处!”。

    “不错!它同样可以辅助我们炼器!可以大大提高规模化炼器的效率!”*对于这件宝物的用途已经有了想法。

    “好!既然如此那两位大师对如何这件法宝有了思路吗?”秦大智听了他们的话十分高兴,直接问起了实质性的问题。

    “这件事急不得!我们得跟其他人商量一下,毕竟这件法宝涉及到方方面面十分复杂!必须把每一个细节都理顺才能实际操作!”*跟孙神算对视一眼回答道。

    “好!你们好好商议!辛苦各位大师了!”秦大智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人没有管秦大智,而是把其它人召集起来开始讨论、研究炼制这件法宝的思路和方法。

    秦大智站在外围听着他们的讨论,学到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东西,比如法则禁制的如何混合,数种材料最适合的炼制方式等等,从他们的话中秦大智明白了炼器是一门极其复杂、高深的学问。

    听了他们的讨论后,秦大智原来对炼器的认识完全被推翻了,这时他认识到炼器之道不是一人之道,而是一门涉及到材料运用、法则运用、能量运用等等各种知识的综合科学。

    仅仅是非常常见的法力币涉及到的法则就包含阴阳五行的互相转化,还涉及到灵气和法力的转化,还有对灵玉的温养、打磨、应用等等。

    八位大师在讨论了多半天后,提出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可行的方案,那就是用先天八卦为演算核心,以灵玉为载体,以法力币中的法则禁制为能量之源,以同音玉简的同频特性为脉络,以玉石为显示屏幕,以神识为输入之法,把这些东西组合、搭配起来炼成法宝。

    听完他们的讨论,秦大智不禁为他们拍案叫绝,这些修行者的所拥有的知识绝对超过地球上的大多数科学家,只要稍微引导他们就可以做出各种神奇、有用的宝物。

    定下大致方案,八人就开始分工,按照方案尽快做出样品,炼制同音玉简的高手在打磨灵玉,而*和孙大师则在推演法宝中的法则禁制组合。

    秦大智看着两人在空中画出一条条繁杂而优美的法则线条,心中极其震撼,这才是真正的炼器之道,炼器法最重要的部分是法则禁制,先推演再实际试验才是最合适的流程。

    *和孙神算第一次推演出来的法则禁制不过刚进行了三分之一就奔溃,两人失败后也不气馁,而是讨论了一会后继续开始推演,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改进,法则禁制也越来越完美。

    时间在各位大师的繁忙中快速流逝,三天后,*和孙神算推演出来的法则核心终于接近尾声,只见在*和孙神算两人只见是一个极其绚丽、*的球形法则体。

    各种法则线条密密麻麻,各有各的用处,最中心处是一个不断演化的先天八卦,外围则是为先天八卦演算提供各种辅助支持的复合型法则禁制。

    “终于算是成了!”*看着半空中的法则禁制,摸了摸头上的汗水,十分高兴的说道。

    “是啊!”孙神算也是满脸兴奋,其它几位大师也来到法则禁制核心跟前沉浸在玄妙的法则之中。

    秦大智看着法则核心,对神话世界的炼器之道的神奇有了新的认识,这也让他大大打开了眼界和思路,对以后的练器之路有很大的帮助。

    几位大师围着*和孙神算推演出来的法则禁止核心讨论了一阵子后,开始着手炼制样品,毕竟推演只是推演而不是真正可以使用的法则禁制。

    *在恢复了精神和法力后,选出一块人头大小的圆形上品灵玉,在其他人的辅助下开始正式炼制。

    *炼制时极其小心翼翼,每一丝法则线条都刻录的十分缓慢,只要感到任何不对的地方他都会放慢速度,跟其他人讨论一番调整后再继续刻录,绝不会贪功冒进。

    时间一点点流逝,*已经在灵玉中刻录了三分之一的法则禁制,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水,这种庞大、复杂的法则禁制刻录对于他的法力、神识来说是一种极其严峻的考验。

    突然*一个失误,整块灵玉直接被奔溃的法则禁制崩碎,而*受到法则崩溃的反噬脸色一白,一副神识受损的模样。

    “*您没事吧!”秦大智见到这种情形,立刻扶住他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消耗过度!这件法宝炼制之难超出了我的估计,我没有能力可以把它一次性炼制出来!惭愧!”*脸上全是不甘和羞愧。